→不睡覺先生←

星期三, 二月 20, 2008

獨遊阿里山

Filed under: 飛羽 — mrsleepless @ 4:58 下午

20080215 這一天早上六點從家裡出發上阿里山,實際出發時間為6:10 AM,本來是要從中埔轉到番路,再順著阿里山公路到阿里山的,不過在PaPaGo!上看到一條經公田的路可以走,經測試過,路程約少8公里左右,並且避開了台18在43.5k處單向通車的管制,大概可以節省至少15分鐘的時間,還蠻划算的,只是公田的路不太好走,難度頗高,剛開始為陡上,後半段為陡下,柏油路又到處是裂痕,還蠻驚險的,到阿里山的時間約為7:40 AM,里程為72公里,算是我很會飆啦,騎車沒有載手套上山,真的是很找死啊,一停好車就趕快跑到星巴克喝杯熱的,並上個廁所,沒想到我的手上傷口又裂開了Orz…

等神智清醒一點後,就背著我心愛的10公斤裝備上沼平公園了,因為沒有人跟就一路走得很快,慘了我的雙腿了,沿路上的景物都蓋著一層霜,等太陽出來後,霜變水,水會滑,我就跌個狗吃屎,我的手機是最好的見証人,冏rz…沼平公園內大概有10株左右的山櫻花還開著,天上飛著巨嘴鴉,突然一陣吵雜,一群鳥飛過我頭頂,我只好快點把傢伙架好準備開戰了,那群吐米酒在山櫻花上不亦樂乎地跳動喝花蜜,我在下面很幹地橋位置轉雲台,按個幾張後,有一兩隻叫個幾聲,整群就飛到比較高的樹上去,不到幾分鐘,又從樹上飛下來,這動作重覆數次後,就飛遠了,一去不回頭,我也知道我該換個地方了,吐米酒的好動算是讓我見識到了…

crw_3436-s.jpg

crw_3449.jpg

crw_3471-s.jpg

拍完一輪後,背起相機角架繼續找第二個鳥點,走著走著來到阿里山閣大飯店,那邊的歐巴桑很親切的跟我聊了一下,說前幾天有一對夫婦上山也是拍鳥,到山上後才急著找地方買麵包要誘鳥,也許下次可以試看看這樣子的方式,跟歐巴桑道別後,走了10公尺不到看到了一顆樹下的鉛球,呃不,是像鉛球的小鉛球,想想應該是栗背林鴝母鳥才對,就乖乖的在樹上左顧右盼,好像在跟我說來拍我來拍我啊,當然我就很欣喜的架起我的角架按快門了,想要換到更順光的方向拍時,林鴝快樂地拍著翅膀飛了,就我一個人錯諤的站在那邊…冏rz

crw_3486-s.jpg

crw_3489-s.jpg

此行已經拍到吐米酒跟栗背林鴝雌鳥了,雖然沒有很好,但是已經可以接受囉,不過貪心我的是不可能就此滿足的,而且騎這麼久的路到這裡, 怎能就此罷休呢,當然是背著傢伙繼續跑路啦,走到沼平車站時我已經熱到快不行了,又聽到一陣吐米酒後我簡直快暈倒了,怎麼又來了,只好提起我的炮繼續作戰,不過還好這邊有制高點,所以不用拍得很辛苦,一陣喧鬧後,這一群吐米酒竟然揚長而去,其實我也樂得自在,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…

crw_3496-s.jpg

crw_3499-s.jpg
crw_3502-s.jpg

在沼平車站休息的同時, 腦袋突然想到在白皮書(這裡PS.1一下)中有提到台電工作站是眾鳥匯集之地,當下就很愉稅的繼續背著機絲往台電工作站跑,不過人總是樂極生悲的,爽過頭就是會有大代誌發生,在我走下階梯時,第一腳滑了一下,還好我腰最近有練過,頂住了,下一步我一定要小心不滑倒,很高興下一步我穩穩地踏在階上,只是這該死的第三步讓這次美好的旅程蒙上了陰影,我終於滑倒了,還好我拚了命保住了我的小炮,可惜我手機的鏡頭蓋烙了深深的一痕,心痛啊,還好手機還能夠用,不然這代價還真大啊。

往台電工作站的路程大約10分鐘左右,卻是惡夢的10分鐘,由於體力耗掉許多,在上下樓梯的過程都非常吃力,還好有練訓過的隔壁老王撐過來了,到了台電工作站,經過一群女生前,我假裝步伐 輕盈,很酷地走過,其中一個女生突然講:哇,好大喔。我心中暗爽了一下,經過這麼多年,終於有人說我大了^O^…可是此時我只想找個沒人的地方,好好地喘個氣,幹,累死我了,我幹嘛作孽學當鳥人啊…Orz…一陣休息後,我想想,我不該怕人多勢眾, 然後不敢拿出我的重武器的,當下我就把我的神器請了出來,一陣清脆的鳥音從手機裡傳了出來,還好剛那一摔並沒有摔出太大的問題,頓時,身邊的鳥叫聲此起彼落,幹,怎麼又是吐米酒,明明我就是放青背啊,剛休息時看到的青背死那去了,我只好不情願地架起剛那女生說很大的那一隻炮,開始拍吐米酒,不一會兒,青背終於出場了,只是苦於我功力不夠,未能拍出清楚的圖,不過我也已經滿足了…^O^

crw_3510_1-s.jpg

crw_3518-s.jpg

crw_3520-s.jpg

crw_3525-s1.jpg

雖然我是個熱血青年,但是在大太陽底下站太久,加上穿著羽毛衣,我簡直就是快掛掉了,這時已經有打算去公田的路邊拍白耳畫眉,這時我想要擦一下臉上的汗,突然發現我的眼鏡不見了,直覺就是我放在沼平車站了,冏rz,這惡夢的10分鐘我還得要再體會一次,要命喔。走到半路我真的不行了,只想要把裝備丟在一邊休息一下的,又想到很久沒有跟嘴炮白嘴炮一下,趕緊打電話給他,原來他也在八仙山趕最後一波的山櫻花,改天有空有機會再跟他一起上山一邊嘴炮一邊拍鳥吧…

走回沼平車站找到眼鏡後,竟然又在旁邊的草皮上看到正宗的栗背林鴝雄鳥,我也只好不情願地把裝備又拿出來,架好後,那鳥已經跑到十萬八千里遠了,看了我一看,就飛下山坡了,怎麼連鳥也會耍人呢,只好又收一收準備下山了,下山途中又看到了好幾種鳥,有松烏、巨嘴鴉,不過我已經沒力氣了。騎車到公田後,山嵐已經出來了,光線也不好,有看到白耳畫眉、紅胸啄花、黑鶺鴒、紅頭山雀,不過都是看得到拍不到啊,只能等待下次再來探訪了…

回程的時間好像過得特別慢,近12點才下山,1點左右就到家了,途中也看到了一場很離奇的車禍,今天算是很不錯的一天,希望3月底的吉野櫻還有機會再次造訪…

廣告

在 WordPress.com 建立免費網站或網誌.